• 万水千山粽是情 带你了解端午节民俗文化——黄河新闻网 2019-03-26
  • FONT color=red公告:有不法分子冒充举报中心工作人员行骗FONT 2019-03-23
  • 农业发展呼唤“新农民” 2019-03-23
  • 党媒《红网湘乡手机报》是如何做到接地气、聚人气的? 2019-03-16
  • 唐僧玄奘的四种形象,哪一种形象更接近真实? 2019-03-16
  • 人民网评:不断满足人民群众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 2019-03-12
  • 微信支付全线接入香港7 2019-03-05
  • 国家税务总局河北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2-28
  • 毕业当援疆 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2019-02-28
  • 按劳与按需相结合的分配方式是符合社会稳定的,但分配方式与主义联系是教条式了。其实是按实际情况来定的,如红军革命时期以供给为主,获取政权后以职务、劳务为主。 2019-02-22
  • 全球最酷炫的5G应用,竟在钱塘江边的这栋大楼里 2019-02-22
  • “沪喀号”首架旅游援疆包机抵达喀什 2019-02-13
  • 皮肤
    字号

    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我的江湖

    点击:
    十六岁的我辍学不念,被表嫂好心收留去夜店上班。
    为了救表嫂怒揍流氓,却闯下大祸被大佬勒索,欠下巨额高利贷。
    面对高利贷的威胁,我不敢怠慢,时刻游走在崩溃的边缘。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只有强大!才能守护身边的人,守护我自己的尊严!
    我在这江湖中成长!我一步一步走向强大!我不知道的是,原来早就有人为我安排好了一切。
    从一开始,我就走进了她的阴谋

    第一章:噩梦起源

    表哥是我们村众所周知的窝囊废,但表嫂却是个美若天仙的人间尤物,一开始大家都不解表嫂是怎么看上表哥的。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表嫂是夜店的妈咪,表哥是做发型师的,经常给小姐们做头发,这能勾搭上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稀奇的是他们结婚半个月后表哥竟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城里跟他学美发,还让我搬倒他家里住。

    这让我父母无比的意外,表哥平日里基本上是不跟我们家联系的,这结婚刚刚半个月,就让我搬倒他家里去???

    这似乎有些不妥,毕竟表哥刚刚结婚,人家小两口需要私人空间。我妈询问了表哥,但表哥说不打扰,表哥说我辍学不念了,也不能天天在家里务农,还是学一门手艺有发展,以后还能在城里讨个老婆。

    我父母动心了,我今年十八,刚刚高中毕业在家里没有上大学的打算,一个农村小伙家里还穷,要是能像表哥一样在城里学门手艺,将来能混个媳妇儿也挺好的。

    但事实却远没有我想的那样简单,我住进了表哥的家里,来到了我苦难生活的起点。

    表哥结婚没买房,租的是复合式的房子,楼上楼下两层,我住一层,表哥和表嫂住二层,我刚刚到表哥家,表嫂就给我下达了命令,二楼不准我上去!

    这位没怎么接触过的漂亮表嫂看起来不是那么好相处,但我也有心理准备,在我来之前我父母就跟我讲了寄人篱下应该是一个怎样的生活状态,我懂。

    为了前途,为了能以后跟表哥一样在城里讨一个媳妇儿,我白天在表哥的店里卖力的工作,晚上回家立马就做家务,拖地洗衣服全都是我的活,我想这样会让我的生活更舒适一点。

    但事情也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严重。

    在表嫂家待了一周的时间,表嫂除了在我刚来的时候,冷着脸让我永远不要上二楼以后,就再也没有对我板着脸过,表嫂对我很和蔼,经常给我买好吃的,还给我零钱花,并且有的时候,还让我觉得有一点……暧昧!

    每一次表哥不在家的时候,表嫂都会穿着暴露的睡衣在我眼前散步,作为一个初哥,每一次看见表嫂那在蕾丝睡衣下若隐若现的身材我都免不了一阵的上火。

    不仅如此,表嫂还将她的贴身衣物全都丢给我来洗,表嫂的内衣很多,每一天一换,全都是性感至极的类型……

    每一次我给表嫂洗内衣的时候都……

    唉,根本就不是能控制住的。

    每一次给表嫂洗内衣的时候,我都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害怕表哥看见了尴尬,好在我刚刚到了表嫂家没几天,表哥就被店里派出去学习新技术去了。

    就只剩下我跟表嫂两个人在家。

    气氛变得越来越暧昧,晚上的时候,表嫂经常拉着我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影,总是穿的很少很少……并且表嫂似乎还很喜欢靠我靠的很近。

    我开始感觉有些不对劲,表嫂该不会是……要睡我吧?

    但没几天我就被老板断定不太会说话的我不适合这个行业,我被开除了。

    开除的那一天我很颓废,我不舍得离开表嫂的家……

    但当天晚上,表嫂找到了我,说让我去她工作的夜店上班。

    我一惊!去表嫂工作的夜店上班?我的第一反应是他们让我去当鸭子!

    我还没准备好好吗?

    但表嫂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对我解释,表嫂微笑着告诉我说就只是做一个服务生而已,端茶送水的活,一个月就有五千块的底薪!

    我震惊了!

    端茶送水就有五千块一个月?没见过钱的我瞬间就妥协了,于是……我的噩梦正式开始。

    早我就知道,表嫂的工作是很乱的,但我没想到竟然乱到了这种地步,我跟表嫂工作才两天表嫂就出事儿了!

    表嫂是做妈咪的!做妈咪的是不出台的,今天来了一伙儿人,在包房里喝多了,非要拉着表嫂做那个事情!而我就站在包房的门口!

    端着本来应该送进去的啤酒听着里面的声音愣住了。

    “刘哥!刘哥您不要,我这的小妹多着呢,我再给您找一个!找一个行不行?肯定比我活好!”里面没放音乐,我能清楚的听见表嫂的哀求声。

    而刘哥却哈哈大笑着叫道:“不!老子今天就要干你!”

    “对!就干你!”

    里面还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干表嫂?

    我捧着一箱啤酒呆呆的愣在原地,我想要救表嫂!我不想表嫂被人侮辱,还是轮着侮辱!但我知道,里面的那一伙人一定是社会上的混混,一定特别的狠!

    我害怕!

    我握紧的拳头一次又一次的松开,我……

    “??!刘哥!刘哥您别!别!我都是结了婚的人了,真的干不了!干不了??!”表嫂的声音越来越紧张,越来越急切!

    “刺啦!”

    一身衣物被扯碎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似乎宣誓着里面的某种让人作呕的“运动”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顿时浑身一震!怀里的那箱啤酒也摔在了地上!摔的粉碎!表哥表嫂对我这么好,表哥不在家,我就眼睁睁的傻站在原地听着表嫂被人……轮?

    我做不到!

    如果今天我看着表嫂被人轮了不管,我将一辈子看不起我自己!在表哥表嫂面前我一辈子都会抬不起头!

    我愤怒的抬脚一脚踹开了包房的门!

    “住手!”我怒吼!当我看见了那被摁在沙发上,露出大片雪白皮肤表嫂的时候,当我看见了表嫂那脸上委屈的泪痕!

    我的大脑开始充血!

    我的愤怒达到了顶峰!

    热血刹那间被点燃!

    愤怒让我忘记了害怕,造成了我的不计后果……

    “你谁??!干什么!”光头刘哥怒喝,拎起了桌子上的啤酒瓶子奔着我就来了,但或许是因为喝的太多了,他的舌头有点大,脚步有点晃。

    “陈宇!你快跑!快跑!”表嫂一见刘哥拎着酒瓶奔我来了冲我大叫!

    但我不!

    “今天有我在这里!谁都不能欺负我嫂子!”我咆哮!我冲了上去!

    狠狠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一脚将脚步不稳的刘哥踹飞!

    “卧槽!”一声大喝从我身边炸响,是包房里的另外一个大背头男子,他见我把刘哥踹到了连忙抓起了啤酒瓶子要砸我!

    但他没有我快!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了,愤怒让我像个战神一样比他更快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随后我疯狂了一样的抓起桌子上的啤酒瓶子!狠狠的砸在了大背头男子的头上!

    “啪!”

    一声脆响是那么的畅快,啤酒喷在了我的脸上,带给我一丝丝的冰凉,大背头男子晃了晃,倒在了沙发上。

    刘哥也没在爬起来,他倒在一旁头不断的在流血,许是刚刚被我踹倒的了时候碰到了头,不知死活。

    屋里瞬间就安静了,表嫂愣愣的看着我,我愣愣的看着表嫂,随后表嫂竟然突然站起了身,扬起了手狠狠的一巴掌落在了我的脸上!

    “陈宇!你干什么!”表嫂那张精致美丽的脸上满是惊慌失措,愤怒的冲我咆哮!

    “我……”我脸上火辣辣的,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知道打了人我肯定是闯祸了,但是我是为了救表嫂??!我不能看着她被人*!

    “你害死我了!”表嫂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连忙走到刘哥的身边试探了一下刘哥的鼻息,她看起来紧张坏了。

    正当这个时候。

    一声大骂声从门口响起:“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夜店老板曹辉慌张的走了进来,看着昏倒的刘哥和昏倒的大背头男子一脸的懵逼!然后立马让人把这两个人送医院!

    “曹哥,我……我……”我看向了曹辉,此时我一身的愤怒已经如潮水一般褪去了,剩下的全都是惶恐,我知道我肯定是摊上大事儿了,不然表嫂不会那么紧张。

    “你干的?”曹辉看向我,有些肥胖的他额头见汗。

    “嗯,是我?!蔽业懔说阃?。

    随即曹辉一把揪起了我的衣领!将我拎到了他的面前!

    “你长脑子吗?谁你都敢打?”曹辉咬着牙!那肥臃的身子气的不断的颤抖。

    “我……他们要强奸我嫂子!”我嫂子是不卖的!这是规矩!

    但这却不是曹辉的规矩,“也他妈的不是强奸你!妈的!你算哪根葱!”

    曹辉狠狠的推了我一把,将我推到,竟然一屁股坐在了那些碎玻璃上,扎我的生疼!

    “曹哥!曹哥他还是个孩子,他还小,他不懂事儿,您别跟他一般见识,算了吧,算了吧?!北砩┝ι锨翱仪?,姿态很卑微。

    “算了?”曹辉冷笑:“算了可以,但琛哥来了怎么办?我怎么交代?”

    曹辉的话音刚落,一声暴喝响起!

    “妈的!谁!谁打我弟弟!”一声怒喝响起,一个黑瘦男子走进了包间,打我的人顿时停下了手,曹辉如同一条狗一样跑到了琛哥面前。

    自己拍着自己的巴掌说道:“哎哟!琛哥??!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绝对是个意外,这个小子刚刚来的,就是个傻逼!这人怎么办,您说的算!”

    琛哥还没说什么,曹辉就已经把我给卖了,完全没有要?;の艺飧鲈谒窒禄旆钩缘娜?。

    我看了一眼那琛哥,个头不高,说的难听点长的跟个猴似的,但目露凶光!一脸的嚣张!

    “你妈的?!辫「玎止玖艘簧?,随即一巴掌打在了曹辉的脸上!冲着曹辉喝道:“给我滚出去!”

    曹辉被打了一巴掌二话不敢说,连忙带着手下的员工走了出去,我给表嫂使眼色,让表嫂也走,但表嫂站在原地流着眼泪看着我……难以抉择。
  • 万水千山粽是情 带你了解端午节民俗文化——黄河新闻网 2019-03-26
  • FONT color=red公告:有不法分子冒充举报中心工作人员行骗FONT 2019-03-23
  • 农业发展呼唤“新农民” 2019-03-23
  • 党媒《红网湘乡手机报》是如何做到接地气、聚人气的? 2019-03-16
  • 唐僧玄奘的四种形象,哪一种形象更接近真实? 2019-03-16
  • 人民网评:不断满足人民群众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 2019-03-12
  • 微信支付全线接入香港7 2019-03-05
  • 国家税务总局河北省税务局正式挂牌 2019-02-28
  • 毕业当援疆 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 2019-02-28
  • 按劳与按需相结合的分配方式是符合社会稳定的,但分配方式与主义联系是教条式了。其实是按实际情况来定的,如红军革命时期以供给为主,获取政权后以职务、劳务为主。 2019-02-22
  • 全球最酷炫的5G应用,竟在钱塘江边的这栋大楼里 2019-02-22
  • “沪喀号”首架旅游援疆包机抵达喀什 2019-02-13